您的位置 :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 資訊 許清歡蕭霖庶女毒后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彩票软件哪个可以合买:許清歡蕭霖庶女毒后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www.qvcpi.tw 時間:2020-02-14 15:14:01編輯:白春

主角是許清歡蕭霖的書名叫《庶女毒后》,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燼夜最新寫的一本古言小說,小說文筆極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天煞孤星,生來克親,不得善終。許清歡應了這句預言, 克得滿門抄斬,自己不得好死。含恨重生,決意逆天改命!從小小庶女一路扶搖之上,素手翻騰在九州掀起動蕩風云。原想一生放縱不羈愛名利,卻一不小心招惹了幾朵爛桃花。不怪親王太高冷,只怪殿下太腹黑。他步步為營,將她拖入他的完美陷阱,再無翻身可能。啊,老天爺!她只想做一個腰纏萬貫的商海奇女子,怎么就這么難?

《庶女毒后》 010 雛鳳新生,逆天改命(10) 免費試讀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惹得男子鳳目一沉。

男子伸出修長指尖,輕撫著許清歡的眉頭。

許清歡似有所感,眉頭逐漸舒展開來。

忽而翻了個身,將男子的手放在自己的臉側,很是依戀地蹭了蹭。

男子瞳孔微縮,審視著許清歡的面容,眼中晦暗莫測。

“恩,恩公?”許清歡從睡夢里清醒,揉了揉眼睛。

她身上披著男子的披風,可左看右看,哪里還有男子的身影?

許清歡頓覺奇怪,剛想起身,卻突然摸到一塊冰涼的東西。

那是一塊質地絕好的血玉,玉上雕刻著焰火云紋,栩栩如生,形狀十分獨特。

背部纂刻有一字,許清歡拿在手上細細一瞧,發現是一“暄”字。

莫不是恩公掉在這里的?

許清歡心下狐疑,走出洞口一看,找了半天也沒找到男子的身影。

“恩公!恩公!”許清歡大聲呼叫,整個山谷里,只有她一人的聲音久久回蕩。

“居然當真把我丟下了,枉我還叫了那么久的恩公?!?

許清歡負氣地坐在石頭上,終于確定男子是把她丟下自己跑了。

許清歡握緊那塊玉,一時竟有些生氣。

她環視周圍,試圖自己尋找出口。卻眼尖地發現一塊大石頭上,刻在一道鮮明的印記。

她心下一喜,順著那痕跡往下走,果不其然又看到標志。

她心里帶著些忐忑激動,一直順著標志走,等走到兩腿都要斷裂之時,卻見御國官道赫然浮現在眼前。

忠肅侯府

婁氏母女端坐在庭院,品著上好糕點。

“娘,那小***大半個月都不見身影,看來是必死無疑了?!斃礱舳諏搜詿?,嬌笑出聲。

自許清歡“死”后,她的日子過得不知有多舒心。

婁氏抿了口香茗,悠然開口:“那小***已經不足為患,只要等到侯爺回來,諸事一定便可高枕無憂。眼下,該是讓清梧院那群奴才閉緊嘴巴的時候了?!?

“這有何難”許敏兒輕笑:“這些都交給女兒去辦就好,女兒定會給那個小***一個轟轟烈烈的死法。娘,除去了那個礙眼的東西,如今這侯府可就是咱們母女的天下了?!?

許敏兒眼里勾著算計,與婁氏彼此心照不宣地對視一笑。

婁氏甚是滿意地點頭,突然伸手握住了許敏兒的手:“敏兒,你如今已經及笄,該是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我的女兒身份尊貴,又生得國色天香,定是要配上世界最好的男子。母親定會為你鋪好前路的?!?

許敏兒狀似嬌羞地垂下眼瞼,嬌嗔道:“娘,您說什么呢..”

庭院里,都是婁氏母女暢快的笑聲。

御國官道

許清歡站在烈日下,只覺得口干舌燥。

她的腳底已經磨破,加上腿疾未完全痊愈,已經沒有力氣再行走。

這地兒荒涼,不知與京城相隔多久。

正在許清歡一籌莫展之際,只見遠處一輛牛車慢悠悠地駛了過來。

那牛車上坐著一位老者,顯得很是和善。

許清歡眼前一亮,攔在車前,用哀婉的語氣說道:“老爺爺,我從外鄉進京尋親,怎料半道遭遇劫匪,那劫匪將我身上盤纏全部劫走。我現在已經走投無路,您可否行個方便,捎我一程?”

驅車的老者,見許清歡鞋底破鞋一身狼狽,便招呼她上了車。

牛車一路搖搖晃晃,朝京城駛去。

到了城門口,老者將一雙布鞋,和一件陳舊長衫遞給了許清歡:“穿著吧丫頭,這是我給孫子置辦的鞋,我孫子跟你長得差不多大。愿你能早日找到親人?!?

老者上了歲數,鬢角都已花白,看打扮并不像是富貴人家,卻是對許清歡格外照撫。

許清歡心頭感激,終只是接過那件長衫:“謝謝老爺爺,您一定會好人有好報,長命百歲的?!?

許清歡套上長衫,將長發束起,看起來就像一個假小子一般。

與老者告別,許清歡直奔侯府而去。

卻未料,在拐角巷口處,堪堪停住腳步。

忠肅侯府門口,停著一輛華貴馬車。

許敏兒身著艷麗錦袍,從府內款款而出。在丫頭的攙扶下,上了馬車。

許清歡縮在巷口,攥緊十指,極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緒,才不讓自己沖出去跟許敏兒拼個你死我活。

父親不在京城,她無依無靠。若此時回侯府,只怕是自投羅網。

她現在唯有保全自己,靜候父親歸來,才是上策。

許清歡盯著那馬車離去的背影,眼神陰毒。

婁氏,許敏兒,來日方長。

她現在所受的一切,必會加倍還給他們。

杏雨茶樓

京城叫得上名號的茶館,茶客絡繹不絕。

三三兩兩的公子哥聚在一處,在敘敘交談。

“你們可曾聽說過邊關的戰事?忠肅侯領兵出征也有兩月有余,不知現今情況如何了?!幣幻胖麓虬緄墓?,如是說道。

在鄰桌收拾茶具的小廝聞言,手一頓,不著痕跡地側頭看了一眼。

“我知道”另一名儀表堂堂的男子接道:“聽我父親說,叛亂如今平息,想來不久便能凱旋而歸。只不過邊關相距京城路途遙遠,怎么說也要十天半個月。你打聽這個作甚?”

突然,“鏗鏘”一聲,有茶杯碎在男子腳下。

男子提著錦袍站了起來,對著小廝怒目而視:“你怎么做事的?小爺身上的錦袍可是嵐國織錦,要是臟了你賠得起嘛你?!?

小廝急忙彎下腰,連連歉聲:“對不住對不住,小的這就收拾干凈?!?

言罷蹲下身,將碎片一一拾起。拖著托盤退下的時候,微微仰起頭。

那是一張稍顯稚嫩的臉,本該清秀可人。只不過嘴角的大黑痣實在突兀,活生生破壞了整體美感。

這人不是旁人,正是隱匿在茶樓,化身為小廝的許清歡。

許清歡得了空,站在茶館門口望著熙攘的街市。

父親要回來了,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她摸著下巴,微微出神。

剛要回茶館幫忙,卻見眼前突然駛過一輛馬車。

然后,變故橫生。

不知是哪里沖過來一個乞丐,狼狽摔倒在馬車前,車輪眼看就要碾壓到乞丐的雙腿…

庶女毒后

庶女毒后

作者:燼夜類型:古言狀態:連載中

天煞孤星,生來克親,不得善終。許清歡應了這句預言,克得滿門抄斬,自己不得好死。含恨重生,決意逆天改命!從小小庶女一路扶搖之上,素...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