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 現情 > 陸少心尖寵

更新時間:2020-02-22 10:37:29

陸少心尖寵

双色球合买表: 陸少心尖寵 江楓眠 著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www.qvcpi.tw 連載中 陸庭修沈疏詞 輕小說 諷刺小說 煉丹小說 男扮女裝小說

火爆新書《陸少心尖寵》由著名作者江楓眠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的主角是陸庭修沈疏詞,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車禍出院那天老公劈腿離婚,被婆婆逐出家門,本來以為生活水深火熱不見天日,怎知遇到了他?;槔衲翹?,我問陸庭修:“你為什么不說你愛我?”陸庭修輕描淡寫:“四年前說過,如果有變,我會通知你?!蔽遙骸啊?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沈疏詞,今年25歲。

因為一場車禍,我住了三個月院,配合治療服用的激素讓我的體重從90斤暴漲到140,出院那天,老公和婆婆遲遲沒來,我只好一個人拖著笨重的身子收拾東西辦理出院手續,負責替我換藥的護士見我一個人拎著東西實在難受,問了一句:“你老公呢?”

我怔了怔,心虛的笑道:“他開車去了,在外頭等我呢?!?/p>

護士露出一臉意味深長的表情,我頓時有種被扒光的難堪感,拎著東西匆匆下樓離開。

連護士都能看得出來,自從我變胖后,老公來醫院看我的次數越來越少,從一天一次變成三天一次,一個禮拜一次,目前我已經半個月沒看見他了。

下樓走出醫院,我正準備打車回家,卻意外的看到醫院門口正停著老公的車,我心里一喜,立刻走過去敲了敲車窗,車窗沒降,車門反倒開了,老公余北寒下了車,目光淡淡的看著我。

我正要開口說話,副駕駛的車門也開了,一個挑染著咖啡色***浪卷長發的女人下了車,烈焰紅唇,把我這個身材嚴重走形的黃臉婆襯得越發滄桑。

我看看老公,再看看那個女人,心里涌起不詳的預感。

果然——

女人走到余北寒身旁,無比自然的抱著他的手臂,挑眉看著我:“這就是你老婆???難怪你這么著急離婚,長成這樣,看著都倒胃口?!?/p>

我的心臟劇烈抽搐了一下:“你是誰?”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白安安,等你和北寒離了婚,我就是他的新婚妻子,我這么說,你懂了嗎?”白安安擺出十足的勝利者姿態睥睨著我。

我渾身都劇烈顫抖起來,轉身看著余北寒:“北寒,你、你們……”

余北寒眼中閃過一絲不忍,又迅速消失,他反手摟著女人的腰,動作親昵:“沈疏詞,我們離婚吧?!?/p>

我渾身的血都涌到頭頂上,耳朵轟鳴得厲害,不敢置信的問:“你說什么?”

“我說,我們離婚吧?!庇啾焙鸝巢豢次?,一如六年前在大一新生見面會上清俊的白襯衫少年,但此時,他說出的話如此殘忍。

“為什么?”我手里的包掉在地上,重物落地的聲音跟砸在我心上一樣。

余北寒看看身旁身材曼妙的女人,又看看我,有片刻的猶豫,但很快,他像下定了決心似的說:“這么明顯的答案還用問?本來想給你打個電話通知你一聲就行了,但安安說想過來看看你,我也順便把離婚協議書給你,你簽個字吧?!?/p>

說著他從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張紙,在我面前抖開。

我沒敢伸手接。

相戀四年,結婚兩年,他事業蒸蒸日上,我盡心盡力持家,最后卻換來那句輕描淡寫的離婚,我不敢,也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

我在猶豫,余北寒卻沒那么好的耐心,他直接把離婚協議拍在我身上:“拿好,回家收拾東西,你的東西全部搬走,安安過幾天要搬進去?!?/p>

說完他摟著那個女人轉身就要走。

我慌不擇路的扯住他的衣角,聲音里帶了哭腔:“北寒,我做錯了什么?”

余北寒一頓,轉身看著我扯住他衣角的手,他嘴角扯起一抹冷笑,緩慢且不容拒絕的掰開我的手:“你做錯了什么?住院三個月花了我二十多萬,醫生說你服用激素過度,以后生下來的孩子有可能是畸形的就算了,還變成這個鬼樣子,你還有臉問我你做錯了什么?”

“我、我也不想這樣……”

我慌忙解釋,但余北寒根本就不聽,手一揚,一耳光甩在我臉上,力道大得我頭一偏,整個人摔在地上,半張臉都麻了。

余北寒指著我的鼻子罵:“識相點就趕緊滾,一看到你這張臉我就犯惡心!”

我跌坐在地上,看著余北寒摟著那個女人揚長而去,過往的行人對我指指點點,那一刻,我的自尊被踩進了塵埃里。

在余北寒面前,我一直都是卑微的。

我和他是校友,他大我兩屆,學習成績優異,還是學生會主席,萬眾矚目一般的存在,當初和我在一起,人人都說我撿到寶了,相戀四年,一路磕磕碰碰,畢業后我們就結了婚,他家庭條件不錯,父母都是知識分子,相比之下,單親家庭,母親還常年藥不離身的我就顯得寒酸得多。

婚后我盡心盡力侍奉公婆討好親戚,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為的就是能把這份本來就不對等的婚姻關系持續下去,但我沒想到,我做了那么多,余北寒到底還是和我離婚了。

拖著行李回到家,一打開門就看到婆婆張麗黑著臉坐在沙發上,擺出三堂會審的架勢在等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放下東西走過去:“媽,您怎么來了?”

“還叫我媽呢,北寒不是把離婚協議書給你了嗎?”

我心里一頓,還沒來得及辯解,張麗就劈頭蓋臉的罵開了:“醫生不是早就說沒大礙了嗎?你一直賴在醫院是什么意思?當住院不要錢???要不是北寒把賬單給我看,我還不知道你個敗家娘們住個院花了這么多錢,花錢就算了,看看你現在變成什么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才是北寒的媽呢!”

我臉上一陣發燙:“媽,醫生說這是激素導致的……”

“說到這個,服了那么多激素,身體沒問題吧?”張麗抬頭看我:“我可是聽說了,激素這東西對身體副作用大得很,以后還能生孩子嗎?不能生就趕緊走,我們余家就北寒這么一根獨苗,不能在你這里斷了香火!”

話說到這個份上,我總算明白張麗今天出現在這里的原因了,無非和余北寒一樣,怕我厚著臉皮不走,來趕我呢。

張麗向來刻薄,雖然是高中老師,但罵起街來跟潑婦沒什么兩樣,事已至此,我知道多說無益,如果不想繼續受辱,那就只能趕緊走。

我轉身回房間收拾東西。

把那些屬于我的私人物品一股腦倒進箱子里,我拖著箱子在張麗的白眼中離開這個生活了兩年的家。

剛走出家門,頭上一盆水嘩啦一下扣了下來,把我澆了個透心涼,我抬起頭,張麗端著臉盆站在樓上,對我吐了口口水:“喪門星,把晦氣給我帶走,免得污了我的家門!”

我捋了一下濕漉漉的頭發,腥臭的水滴滴答答落下來,明明是六月天,我卻打了個寒顫。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輕小說
  2. 諷刺小說
  3. 煉丹小說
  4. 男扮女裝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