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 穿越 > 訓夫手則,小小秀才別囂張

更新時間:2020-02-15 10:54:59

訓夫手則,小小秀才別囂張

合买保底是什么意思: 訓夫手則,小小秀才別囂張 大肉肉 著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www.qvcpi.tw 連載中 凌山晴喻興文 冶艷小說 科幻小說 輕松爽文小說 探險小說

精品好書《訓夫手則,小小秀才別囂張》是來自大肉肉最新創作的穿越風格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凌山晴喻興文,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什么?一穿越上天,還附贈了個不會說話的拖油瓶,外加一個只會之乎者也的秀才相公?處理婆媳關系算什么,她要讓這個便宜丈夫明白,家里究竟誰做主!沒事調戲調戲某秀才,閑得發慌就搗鼓搗鼓新鮮玩意,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了首富?某秀才,“你再打我我就休妻!”某穿越女,“房子我修的,地是我種的,鋪子是我開的!休了你就卷著被子凈身出戶吧!”

精彩章節試讀:

“嗚—嗚—啊,??!”耳邊響起含糊不清地嗚咽聲,擾得凌山晴耳朵發癢。這聲音仿佛近在咫尺,又似乎隔了億萬光年,破碎的哭泣聲夾雜了絕望的情緒,凌山晴聽了心里被貓抓了一樣難受。

她緩緩睜開了眼。

一個三四歲大小的孩子跪坐在地上,一雙瘦弱的手臂死死地抱著她的腦袋,衣服上沾染了成片的血跡。

他似乎是為了將她喚醒,不停時地搖晃著她的身體??奚褪譴鈾砩戲⒊齙?。

男孩低伏著頭,身子因為抽泣不時地顫動著,嘴唇已經發白,只是緊咬著唇,不肯放棄。

這是哪兒?這個孩子又是誰?難不成遇上車禍了嗎?

“別搖了,再搖我就得散架了?!繃梟角縹弈蔚毓戳斯醋旖?,看這樣子自己沒死成,還穿越了。只是這又是演的哪一出?

“嗚......嗚......”小孩的手頓了頓,雙手立刻放了開來,凌山晴的腦袋頓時磕到地上,痛得她頭暈目眩。

“啊,啊......”孩子嘴里不斷重復著同一個音節,著急地想要說什么,聲帶卻像是被筋肉牽連,發出的只有一個聲音。

凌山晴心下了然,前世在福利院做過社工,里面患了啞疾的孩子就是如此。她的腦袋頓時磕到地上,痛得她頭暈目眩。

“哎喲,痛死我了。這是哪兒?”

稚嫩的手將她受傷頭部輕輕抬了起來,凌山晴抬眼,小孩臉上滿是欣喜,眨著眼巴巴地望著她,淚水瞬間止住,破涕為笑。

他用臟兮兮的袖子抹了把臉,眼淚將他臉上的泥漿沖了開去,眼神明亮干凈。只是臉上和手上青紫色的痕跡格外刺眼?!鞍?,啊?!斃『⑴淖帕街恍∈?,

凌山晴心中一痛,暗自嘆道,“原來是果然是個小啞巴?!敝皇欽饌蠢吹媚?,她自問并非多愁善感的人。

“嗚嗚......啊??!”男孩小心翼翼地將她放平,從懷里掏出了一個油紙包,高興地在凌山晴眼前晃了晃,接著一層一層地掀開油紙,原來是張蔥餅。

他寶貝似地撕下了一大塊,放在了凌山晴的嘴邊,指了指自己的嘴。

“嗚?!?/p>

大腦針扎似的疼痛,潮水一樣的記憶來勢洶洶。等到凌山晴接受了這些記憶,她的手緊緊撰成了一團。

“嗚?!?/p>

這具身體的主人跟她同名,原本是員外家的女兒,嫁給了當年的頭名秀才查子安。

嫁到查家以后,害得查子安得罪了縣太爺,仕途無望,又生了個啞巴兒子,日子不好過,被婆家欺負得連飯也沒得吃。

幾個時辰前,孩子看到婆婆給大伯二伯的孩子買了餅,上去討要,反被一頓胖揍。她前身上去勸阻,被推了一把,磕到了頭失血而死。

腦海里最后一個畫面,就是一向對她兇言冷語的婆婆,踢了她幾腳沒反應后,慌慌張張地出門去了。

凌山晴皺起了眉頭,提替前身打抱不平起來,“笑話,按照遺傳學來說,生個殘疾兒子指不定還是她那個便宜丈夫的錯,說不定還是家族基因自帶的毛病,怎么能怪到女人身上?敢情女人和小孩就活該被欺負?”

“嗚嗚......啊,啊?!斃『⒓源盞階轂叩謀環從?,以為是嫌少,索性將這個餅都塞到了凌山晴的手里。

凌山晴手觸碰到餅的那剎那間鼻子酸了,眼睛也不由地發癢。

這個餅,原來是要留給他娘親吃的嗎?他渾身上下到處都是淤青,只是為了換取一張餅給她沒有吃飽飯的娘親?可他才不到四歲??!身有殘疾又如何,她凌山晴養得起!

心臟狠狠地跳了兩下,再怎么鐵石心腸的人,遇到這么懂事的孩子也舍不得棄之不顧,何況這具身體還和她有著血脈之緣!

“嗚嗚?!狽⒒聘墑蕕男∈智崆嶠梟角繆勱潛叩睦崴萌?。

凌山晴顧不得傷勢,將半塊餅遞到了小孩的手上,一把將他摟在懷里,輕撫著他的頭發,“好囝囝,我凌山晴發誓,以后只要我有吃的,一定少不了你。放心吧?!?/p>

最后一句話,自然不是對著囝囝說的,凌山晴覺得心臟像是跳漏了一拍,身體頓時松軟下來,仿佛前身這時才放心地離開。

囝囝是查詩杰的小名,當初查家得知生有了香火以后,連夜催促查子安取好了名字。

可是自從發現囝囝不會說話,就連名字也懶得叫了,只有凌山晴叫他的乳名。

掙扎著從地上坐起,凌山晴掃視了屋子一圈,屋子拾掇得干干凈凈,看來前身是個愛干凈的。

一陣穿堂風輕掃而過,額頭上有些涼,她抬手輕輕一抹,手間一片鮮紅。

“得先把血止住了!”思及此處,凌山晴掀起衣裙打算扯下裙角簡單包扎。

這才發現身上穿著的衣服比前世的帆布還要粗糙堅硬,上面還打上了成片的補丁,染了血和塵土的補丁像是齜開牙的嘴,無聲地嘲笑著她。

這個婆婆可真夠狠的!前身性子軟,可她不是,既然她來了,就別想再欺負她們娘倆!

不干凈的布,反倒有讓她得破傷風的危險,凌山晴繞著屋子找了一圈也無所獲,想到床上的枕巾應該還算干凈。

待她掀開被子,卻發現了枕頭邊上疊放整齊的包裹。

她想也沒想就將包裹打開,里面是一塊靛青色的綢緞,布質細膩柔和,她估摸著長度將布料撕裂了部分纏繞在額上。

找到一塊干凈的布料,將腦袋上的傷纏了起來。

大幅度的動作期間扯到腰背上的傷口,凌山晴咬緊了牙關。

這個婆婆可真夠狠的!前身性子軟,可她不是,既然來了,就別想再欺負她們娘倆!

一大一小半天也沒吃東西,加上體力消耗,半張油餅緩和不了腹中的饑餓。

凌山晴帶著跟囝囝正走到在柴房中摸索著燒火做飯,灶上的都是些冷菜,別說是肉,連點油星子也沒有。

好在,她眼尖看到柴火堆里發了芽的土豆,撿了幾個洗干凈切了帶芽的地方。

剛照著記憶,費了好一大功夫才將柴火點燃。

這時,一陣酒氣就順著風飄了進來,刺鼻的味道讓囝囝一下捂住鼻子。

凌山晴聽著聲音不由得一氣,不是他那個便宜丈夫又是誰?自家媳婦兒子都不顧了,還有空去喝酒?

穿著灰白長衫的人應跌跌撞撞地進了房門,他左手搖了搖酒壺,放在耳邊聽了聽,倒著瓶子吮了里面最后幾滴酒,大著舌頭說道,“枉…我查子安自命清高,也有低頭的那天,終究是愧對夫子的教誨,我......”

“你給我站??!”凌山晴火冒三丈,尋著酒氣出了柴房。

查子安扶著墻半蹲著嘔著黃水,看到凌山晴來了,居然還笑了起來,不斷地朝著她晃動著右手上的紙,“山晴,二少爺答應我了,以后有我參考的機會?!?/p>

凌山晴越聽越不對勁,當初就是這個縣令的二少爺喻興文在他們倆結親前調戲她。

查子安撞見后報官,卻被人說是她勾引二少爺,要把凌山晴浸豬籠。就這樣的人,會答應幫他?

這個查子安對她倒還不錯,凌山晴險些被浸豬籠,多虧了查子安給她作證,縣太爺雖然許了好處,但查子安不為所動。

只是他一心只知道讀圣賢書,家里婆媳鬧翻了天也不管。

當時的提學官許老夫子很是欣賞查子安,縣令擔心事情鬧大才放了他們一馬。等到提學官高升,縣太爺干脆連個答案也找機會不給他了。

越來越覺得事有蹊蹺,記憶中那個二少爺可不是個善人。

凌山晴抓著查子安的手臂,她常年勞作力氣比查子安這個弱不禁風的書生大多了。將他手上的東西奪了過來,打開一看,臉上烏云密布。

言而總之,這就是這個書呆子帶回來的是一個買賣契約,以凌山晴到喻家為代價,換取查子安的前途。

如果查子安違約,要賠付五百兩銀子,拿不出來就要送去蹲大牢。

容殷縣的大牢就是喻家的大牢,查子安去了里面兇多吉少!

被人當作貨物的滋味凌山晴可從沒體會過,她生于男女平等的時代,哪里受過這樣的屈辱。

聞著查子安一身的酒氣,凌山晴頓時明白了,這貨是被騙了!他把自己給賣了!

猜你喜歡

  1. 冶艷小說
  2. 科幻小說
  3. 輕松爽文小說
  4. 探險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