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 穿越 > 腹黑太子之女俠不好惹

更新時間:2020-02-22 19:18:17

腹黑太子之女俠不好惹

彩票合买划算吗: 腹黑太子之女俠不好惹 秦樓小竹 著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www.qvcpi.tw 連載中 乾毓情慕子夕 推理小說 exo小說 a小說 相術小說

《腹黑太子之女俠不好惹》是一本非常經典的穿越類小說,作者是有名的網絡作者秦樓小竹,小說男女主角是乾毓情慕子夕,書中重點講述了堂堂行蹤不定的一代女俠曼云舒為了一解饞意不遠千里來到醉仙峰,只為三年一次的賞酒大會。原以為吃飽喝足,順帶救助美男,誰知道酒醉之后,美男要她負責!拜托,她什么都沒有做過。就算做了,吃虧的是也是她啊,本末倒置了不是。權力、欲望、陰謀、婚姻、親人、愛情、帝位種種突襲而來,她的身份竟是霧里看花——謎中謎。是金戈鐵馬身處廟堂之高,還是浪跡天涯執手與子偕老?

精彩章節試讀:

“鈴鈴鈴--”一匹全身雪白的馬兒發出了清脆了響鈴聲,牽著它的是一名盤著髻一副書童模樣的打扮的幼童,他看上去約莫十二三歲,圓圓的臉頰尚帶著些稚氣。

馬兒系著特有的金色鈴鐺,背上馱著幾個包袱和書簍。單單是瞧書童的打扮和氣質便知他的主人是何等的教養和修為,至少書香門第不在話下。那名書童嘟著嘴向側前方的人問:“公子,還有多遠???”

顯然書童有些急不可耐了,腳步開始慢吞吞兼之有氣無力的。在他側前方的是身著一襲天青色衣衫的男子,那背影筆直如松,衣袂隨風飄揚,并不屬于健壯的身軀,看起來到無非便是書生之氣,羸弱的很。

“兔兒?!蹦昵崮兇憂逶兜納艋腥縑祠?,頭微微側了側,露出完美深刻的側臉,束著的發絲烏黑如墨,光澤暈人。

書童兔兒立刻停止了發問,自家主子的子他是了解的。側目間,且聽主子低聲喃喃:有人來了。

此時,天空萬里無云,碧空如洗。陽光微醺,唯有這塊無拘無束的山丘上才可以享受到自由的呼吸,一時的寧靜和安穩。但,只包括隴月山莊和醉仙峰以及其下的幾個小鎮。眼下,他們主仆二人正踩在腳底下。

“鏘--”的兩聲拔刀的聲音在寧靜安和的山道上十分的突兀,與周圍的景色形成強烈的反差。

兔兒正想問主子是誰來了,一眼望去,有兩個身材魁梧滿臉橫肉的壯漢橫在了他們主仆外加馬兒的面前,兇神惡煞的提著明晃晃的大刀,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打劫!”一稍矮的壯漢極為熟稔的道,看樣子他精通此道多年。另一高些的壯漢亦不甘示弱補充道:“把值錢的東西全都交出來,我們決不害人命!”

說起來是謀財不害命,主仆二人應算是慶幸不已。

兔兒一陣突如其來的慌亂,護住自家主子,斥道:“你們是什么人?”聽說這一帶有一幫搶匪,難道他們的運氣怎么就這么背,偏偏遇上了。

“廢話,你說我們是什么人?”二人張牙舞爪的笑著,手中的刀舉的半天高。

年輕男子聞言,動了動嘴皮,“不害人命嗎?”兔兒詫異的望著自家主子,他說了什么?貌似是要投降就范?

吃驚之際,且聽男子不以為然的繼續道:“在下值錢的東西多的是,任君挑選。只是--”

“只是什么?”二人異口同聲。

“那要看你們有沒有那個福氣了?!?/p>

“豈有此理!”兩名壯漢遇到反抗勢力頓時惱羞成怒,這文文弱弱的書生看來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要怪他們手下不留情了。二人提起大刀便沖了上去,對著目標劈天蓋地的一刀揮下。

本來兔兒是不打緊的,可是望著刀與主子的距離快速縮短,他不禁臉色大變,“小心”二字失聲在了口中。

而年輕男子卻是一派鎮定自若,波瀾不驚,他是不懼生死抑或是害怕的失了反應?

“鏗--鏘--”齊刷刷的兩刀相撞的碰擊聲漸漸遠去,兩名壯漢方如夢初醒,手上已是空空如也,疑惑的相對而望,刀去了哪兒?

兔兒瞪大了眼疑惑不解,饒是他專心致志的一直沒眨眼,唯瞥見一抹金色迅速閃過,不見蹤影。

“嘖嘖嘖!”身后傳來了輕悠長的女聲,一個身著月白色衣裙,腳蹬同色靴子的女子俏然而立,灼灼其華。女子朝方才差點被劈中的年輕男子撇撇嘴道:“喂,你是腳抽筋了嗎?”

“你怎知道?”男子的語氣讓人感覺到他有些假裝的詫異,側著頭,看不清他的容貌。

眾人把目光對準了半路殺出的程咬金,那女子約莫十歲的模樣,眉目如畫,清淡悠遠,五官精巧的很,但第一眼讓別人注意到的便是她那雙半分輕慢半分皎潔,熠熠生光的眸子,仿佛似黑夜里的星辰那么亮閃閃。而她臉上的淺笑則帶動著一個淺淺的酒窩,多了幾分活潑之氣。

她本就是隨口一說,如果不是腳抽筋,干嘛不避,莫非是等著自己出手嗎?但若是普通人,定不會感應到自己刻意隱藏的氣息。

“哪里來的黃毛丫頭,敢管老子的閑事?”此時矮個子壯漢努嘴頗為不悅道,眼神兇狠的要吃人。

女子顯然對此不惱,反倒是微微一笑,挑了挑飛揚的眉毛,懶懶的道:“閑人管閑事豈不是天經地義?”

年輕男子側目打量著她:垂直的如瀑布般的發絲聽話的束在了腦后,額前橫系著一顆玉色的寶石,簡單的發髻透露著主人的簡單和干凈。纖纖玉指中一根金色的鞭子儼然便是她的武器,亦是將刀卷走的元兇。

只是一瞬間,他的眸中閃過一絲異樣,極輕極淡。那女子的聲音,似乎沒來由的覺得熟悉,閑人管閑事嗎?也許她算是個閑人吧!

矮個子壯漢惱羞成怒,對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憤恨不已,壞他們的好事。他們哥倆好不容易逮到了這一只肥羊,自然不能被她攪局。

反觀高個子壯漢亦如是,他先是露出了同樣的表情,緊接著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手摸半臉的胡須,猥瑣的笑道:“你這丫頭長得不錯,想必能買上一個好價錢!”

女子顯然耐心好的很,并沒有把二人的挑釁以及狂妄話語給激怒,她只是努了努嘴,挑眉道:“想賣我,那就要看你們的本事了?!?/p>

說罷,高矮盜匪齊齊的轉移目標,摩拳擦掌的直奔女子。此時,女子的身影在二人的映襯下顯得更加的纖細和渺小。但是,面對體積是自己的兩倍,她依然是輕松自如的表情。

微微一個優美的倒退,身姿輕盈,輕功根底扎實,月白衣袂淺擺,似乎毫不費力避開了二人的追逐。

二人遂默契的抄起了地上的大刀,對方像是泥鰍一樣的滑溜,他們也就顧不上所謂的江湖道義,一哄而上,亂刀劈去。

女子只是輕輕的閃避著,并沒有出招,只守不攻。在旁人看來,更像是一種戲弄和游戲。二人頓時追逐著氣喘吁吁的,卻是無用功。兩廂對視,心下發了狠,各自從左右兩側圍攻。

誰知女子腳尖輕點,優美的身姿向上高高躍起,右手一擺,再度將二人的兵器勾起,高高的擲下,“乓”一聲落在了不遠處的青草地上。而二人的魁梧的身體重重的相撞,腦袋對上腦袋,觸不及防的撞個暈暈乎乎。最后搖搖欲墜的雙雙落了地。

痛快??!四國的女子要么是一板一眼的端莊,要么就是刁蠻任的千金小姐,再來就是庸脂俗粉的青樓,眼前這個女子卻有一種令人心情爽朗暢快淋漓之感,她的容貌不是最美的,卻是最讓人過目不忘的。

見主子沒有反對,兔兒自作主張的上前,微微一笑,彬彬有禮的作揖:“多謝姑娘!”小小的年紀非要裝出一股渾然天成的成熟勁來。

女子轉過身,爽朗的一笑,如清風拂面,她的視線落在了那個書童身上,賊兮兮的道:“長得好可愛??!”

兔兒不禁臉頰微紅,倒是頭一次有女子這么稱贊自己。誰知,臉紅的瞬間,那女子非人般的移動了位置來到自己身前不由分說的捏上了自己的臉頰,實在是讓他瞠目結舌。

女子使勁的捏搓揉摸,絲毫一點也沒有男女有別的意識,喃喃的道:“膚質果然比想象的好!”此時,兔兒毫無反抗之力,任之為所欲為。

“姑娘是喜歡在下的書童嗎?”男子莞爾問。

“喜歡怎樣不喜歡又怎樣?”女子口而出,微微打量書童的主人,但只是這一瞬間,她似乎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他烏黑如墨的發絲高高束起,長眉入鬢,深藍的眼眸與湛藍的天空相呼應,深邃神秘。鼻梁直挺,唇色淡紅,膚色白皙而有光澤,笑容謙謙有禮而溫和,一襲天藍的衫衣透著儒雅而清貴之氣。

她一時間竟忘了將出口的話,暗自自嘲,原來自己亦不能免俗。雙眸怔了怔,直直陷入了對方深不見底的藍眸之中,恍然出神道:“比起書童我更喜歡你?!?/p>

“什么?”他疑惑的問。

女子如夢初醒,心虛的掩飾了過去,臉上多了幾分窘色。幸好都沒聽清楚,可不能讓他們聽到她剛才說的混賬話。

他的身形雖單薄,卻是長身玉立,微微偏白的肌膚不禁讓人覺得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

讓她不知道的是,就是她那一時的發怔,便無端端的招來了橫禍。

原本倒地的二人此時清醒了過來,恢復了神智,趴在地上,其中一人肥大的手指猛抓了一把碎石,嘴角險一笑,奮力一扔,這對象嗎自然是害了他們的罪魁禍首。

“小心!”兔兒遲到的一聲疾呼已經阻止不了什么了。

女子遲疑著側過身,數顆石子不可避免的往她的臉上身上襲來。這一次真的是溝里翻船了!原因是害人!

她如羽扇的睫毛隨著一陣風聲顫動著上下淺擺,耳畔風聲鶴唳,眼前如風馳電掣般的玉影一晃,緊接著摩擦撞擊聲不絕入耳,過后,她循聲望去,那些石子被激的粉碎,慘然落地。風一吹過,塵埃散盡,痕跡全無。

她不禁嘩然:好快的手法,好深的內力!地上赫然多了一個月牙色的扳指,色澤通透,名貴的緊。她不動聲色的收回視線,臉色微微難看了些,這扳指的主人是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公子無疑。拿稀罕的扳指當作暗器,虧得他說什么沒有值錢的東西,撒謊不眨眼睛!

“你會武功?”她翻了翻白眼,并且實力不淺。

男子似笑非笑的反問:“我何時說過不會了?”

“呃--好像也沒有?!彼幽油?,不過是她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還真被自己的那句話噎著了,閑人一枚。女子眉眼明顯怔了一下,然后目光純然的道:“那就是真的抽筋了嗎?”

帶著幾分篤定的神色,實則秦可兒心中抑郁,此人分明是早已發覺了自己會出手,故而一動不動,心思著實重了些。

“姑娘說是就是吧!”他的眼神仿佛要將人納入眸中的旋窩,秦可兒選擇忽視。好故作高深的家伙啊,她頓時面露一絲狡黠的笑容,不置可否的道:“那我就索要一些報酬吧!”

什么報酬?

未等二人反應,秦可兒行動如風的將月牙色的扳指收入囊中,駕著輕功一溜煙的飛走了。

“公子,她、她是誰???”兔兒從未見過如此奇怪的女子,行為好似不修邊幅,又是來去匆匆,奇怪的讓人琢磨不清。

男子深藍的眼眸方從草地上轉移到她消失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揚,淡淡的道:“江湖傳言女俠秦可兒武藝超群好管閑事,果然如此?!?/p>

聽自家主子這么一說,兔兒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原來她就是秦可兒??!那個瀟灑自由的俠女。讓他值得深索的是秦可兒真的如傳聞中般的嗜酒嗎?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推理小說
  2. exo小說
  3. a小說
  4. 相術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文學

回復腹黑太子之女俠不好惹或者回復書號7005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