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 重生 > 重生之嫡女太囂張

更新時間:2020-02-15 07:25:57

重生之嫡女太囂張

合买彩票平台排名: 重生之嫡女太囂張 宮七音 著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www.qvcpi.tw 連載中 蘇璃月宋亦霖 神怪小說 女強小說 搞笑小說 寵婚小說

重生之嫡女太囂張小說主角名為蘇璃月宋亦霖,由宮七音最新創作,正在快看火熱連載中。全書主要講述前身被最親的人背叛,連累外祖一家慘遭滅門。她被最愛的人背叛,洞房夜被其親手砍下頭顱,掛于合歡樹,看仇人日夜笙歌。重生從二十一世紀穿越而來的特工軍醫成為這具身體的主人!白蓮花綠茶婊?撕破你的畫皮負心漢渣男?讓你身敗名裂!某王爺圍觀妻子戰斗:王妃,歇一歇,這種渣渣,我來搞定!

精彩章節試讀:

喜氣洋洋的婚房內,鏤金的花窗半開半閉,窗前的燭火輕輕地跳躍著。

少頃,一陣涼風襲來,燭火明明滅滅,仿若做著垂死的掙扎,卻終是被黑暗吞噬,本就不算亮堂的屋中越發的昏暗。

察覺到四周的異樣,蘇璃月驀地抬起頭,奈何紅蓋頭遮住了視線,根本瞧不清屋中景象,依稀間只有遠方的縷縷絲竹聲在耳邊時隱時現。

她局促地交握著雙手,越發地緊張起來。

今日是她大喜的日子,她終于嫁給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霖哥哥。然而本該是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熱鬧,偏偏四周一片冷寂,就連喜婆和隨伺的丫鬟也不知去向。

此時的她饑腸轆轆,鳳冠霞帔在身上罩了一天,已然成為負擔,卻又無人可用,她只能干坐著,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整個人越發地昏昏沉沉。

咚......咚......咚......

遠處傳來的悲涼鐘聲驀地將她驚醒,還來不及咀嚼那鐘聲的意味,她的耳邊就傳來“嘭!”的一聲巨響。房門被人一腳踢開,重重砸到了墻壁上。

“霖哥哥?”她有些不確定地喊道。

沒有人回答,腳步聲卻越來越近,伴隨著一股濃烈的酒臭味,一只手用力地擒住她的手腕。蘇璃月大吃一驚,下意識扯下蓋頭,一抬眼,就見到一張通紅的臉。

來人正是今日的新郎,她今后的夫君,宋亦霖。

只是那厭惡的眼神,卻令她感到從未有過的陌生和驚懼。

“蘇璃月,你高不高興?”宋亦霖用力捏著她的下巴,素日里溫和的眼眸泛著濃烈的厭惡。

“我......”蘇璃月張了張嘴,高興兩個字卻怎么也說不出口。

她明明應該非?;斷?.....

“怎么?說不出了!”宋亦霖的眼中滿是嘲諷,抬手嫌惡地將她用力一推,“你這個倒貼的***!”

猝不及防的蘇璃月,后腦勺重重磕在床板上,腦中嗡嗡作響。

他怎么可以......這樣說自己?

縱使心里萬般委屈,但她安慰自己他只是酒后胡言亂語。

“霖哥哥......你喝醉了......”強忍住身上的痛楚,她掙扎著爬起來,這句話似乎是說給宋亦霖聽的,又似乎是在說給自己聽。

“喝醉?哈哈,我是喝醉了,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怎么能不醉!”宋亦霖張狂得笑道:“從今往后,我再也不用受制于人,再也不需要聽你那外祖父的論調,再也不用擔心自己腦袋上的脖子隨時隨地會被他一刀砍掉。今日我有從龍之功,普天之下,再無人能對我如何!”

眼見著蘇璃月坐起來,他又猛地抬腳,對著她的胸口用力一踹,“就算是高高在上的丞相外孫女,也只能跪在地上當條狗!”

蘇璃月被他踹翻在地,胸口的劇痛傳來卻遠不及他給的言語傷人:“你......咳......你既然這么恨外祖父,為什么還要......還要娶我......”

宋亦霖陰狠地笑著,森冷的殺意已然不再掩飾,“不這樣,你這個好外孫女怎么會去盜用丞相大人的印信?不這樣,我怎么能助太子奪得皇位!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會中意你吧......”

蘇璃月猛然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你......你是說......”

“哦,你還不知道,那我告訴你。宸王勾結丞相夏翰明謀害先皇,罪名已定,其罪當誅!”

蘇璃月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皇上駕崩了......”怎么會!

“怎么?沒聽到方才的喪鐘?”宋亦霖冷笑著說道,“還有心情關心先帝,不若想想人頭已經掛在城墻上的丞相大人吧,有了你這樣的好外孫女,他真是死不瞑目??!”

什么?外祖父死了!

那個將她抱在懷中,慈祥和藹的外祖父,那個不忘在她喝藥的時候留下各種甜糕的外祖父......

蘇璃月心中頓時哀意綿延,她強忍著眼中的淚水,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宋亦霖!你從頭到尾都是在利用我?”

“不然呢!”不待宋亦霖沒有開口,一道溫柔酥軟的聲音率先回應。

蘇璃月驚異轉過頭去,只見一道纖細身影緩緩朝她走來。

她的腦袋“嗡”地一聲,似乎有什么在一瞬間打開,所有的困惑和不解全部都得到了答案!

那身影走到她的面前,緩緩俯身,傾國傾城的臉漸漸清晰,“我的好姐姐,你怎么那么傻呢!霖哥哥愛的人從來就只有我?!?/p>

“蘇菡蕓,我向來待你不??!”這個妹妹是唯一給過她溫暖的人,也因此,她曾經拼了命護著她。時至今日,她竟然......竟然......

“你待我不???”蘇菡蕓冷笑一聲,將她伸過來的手一腳踢開,“如果不是你,我何至于在蘇家如履薄冰,如果不是你,我何至于會......”

宋亦霖伸手將她抱在懷中,溫柔安撫的模樣是蘇璃月曾經最為熟悉的,“蕓兒莫要動怒,小心動了胎氣!”

胎氣!

他們竟然已經珠胎暗結!

蘇璃月淚意翻滾,狠狠地瞪著他們。

“都說蘇大小姐涵養了得,如今我不過是懷了霖哥哥的孩子,你就如妒婦一般!”蘇菡蕓輕蔑得看著她,陰森森地說道,“真不知你看了我這份厚禮之后,又會是如何!”

蘇璃月還未來得及回過味,便有人將一個盒子丟到了她的身邊。那盒子重重砸到地上,瞬間裂開,一顆血淋淋的頭顱從里面滾了出來。

她定睛一看——竟是將她視若珍寶、從不舍得她受到一點傷害的親哥哥蘇璟深!

這些年,她情寄宋亦霖,偏信蘇菡蕓。

哥哥無數次提醒她宋亦霖狼子野心并非良人,而蘇菡蕓外表乖張實則性情暴戾,希望她三思而后行,然而她卻當作耳旁風置之不理。

卻未曾想到會得到今日下??!

千錯萬錯都是她的錯,無論她處境如何凄慘,亦都是她咎由自??!

可這些罪過不該由哥哥來擔!

她恨!

她怨!

“哥!”

苦苦抑制的恨意翻滾而來,蘇璃月只覺得喉嚨一甜,鮮血噴了出來,灑在地上。

蘇菡蕓嘲弄的聲音傳了過來,“蘇璟深,你看到了吧,這就是你最疼愛的妹妹,你們已經在黃泉路上了,她還在洞房花燭!”

蘇璃月掙扎著爬起來,眼中的悲痛化作強烈的恨意。

她死死盯著眼前的兩個人,一字一句道:“黃泉路上,我絕不投胎,我的靈魂將生生世世地詛咒你們,宋亦霖、蘇菡蕓,我詛咒你們生不如死,我要你們此生為人所欺,為人所辱,生生世世沒有好下??!”

她的聲音似從地獄傳來,帶著絕望和不甘,帶著滔天的怨恨,一字一句,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眼前的女人,如一縷幽魂,帶著沁入骨髓的寒意,似乎下一瞬便要沖過來。

蘇菡蕓頓覺不對,臉上露出恐懼,尚不及開口,一道身影便從自己面前閃過,“嘭”的一聲,撞到了石柱上,登時鮮血四濺!

“蕓兒,不怕!”宋亦霖伸手要將她的眼護住,卻被她抬手打開。

看著緩緩倒地的蘇璃月,她冷笑一聲,“霖哥哥,我一點都不怕,她活著奈何不了我,死了更是!不僅如此,我還要將這***的頭顱割下來,吊在屋前的合歡樹下,讓她看著我跟她心愛的男人日日恩愛!”

宋亦霖大笑一聲,手起刀落,血濺滿天!

蘇璃月的頭顱落在地上,滾向窗邊,月光灑在她睜大的雙眼上,兩絲鮮血緩緩從眼角滴下,一道聲音隱約飄出窗外,直抵天際。

我要你們此生,為人所欺,為人所辱,生生世世沒有好下??!

猜你喜歡

  1. 神怪小說
  2. 女強小說
  3. 搞笑小說
  4. 寵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