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 都市 > 頂級戰神

更新時間:2020-02-28 08:32:14

頂級戰神

网易彩票合买内幕: 頂級戰神 韓老實 著

长春市怎样合买足彩 www.qvcpi.tw 連載中 陳陽唐婉 輕松爽文小說 搞笑小說 倫理禁忌小說 網王小說

《頂級戰神》中主要人物有陳陽唐婉,是韓老實編寫的都市小說,目前已完結。全文講述了豪門棄子,一代戰神回歸都市,手握兩大神秘組織,掌滔天權,握萬億錢,仇人和丈母娘全跪:“饒命??!”

精彩章節試讀:

2020年,1月,下江市。

“統領,特效藥已經全部移交?!?/p>

陳陽穿著大衣,頭戴黑色印著“無家”二字的帽子,聞言略略點頭。

“統領,您是戰神,何等身份,運送藥物這種小事,為什么要親自出馬......”

陳芳憤憤不平。

她二十出頭,是陳陽統領下的“無家戰隊”里唯一的女性。

陳芳話沒說完,就看到陳陽橫一眼過來,頓時遍體生寒,到口的話重新咽了回去。

“殺人重要,救人不重要?”

“急性痢疾肆虐,一顆藥一條命,不值當我跑一趟?”

陳陽語氣平淡,陳芳卻遍體生寒,條件反射般地躬身認錯:

“屬下知錯?!?/p>

陳芳白生生的臉上漲得通紅,偷眼看陳陽,怕統領對她有意見。

陳陽微微頷首,望向前方。

前方新紫金大藥房,門前人群排成蜿蜒長龍,在焦急地等待購買特效藥。

那里,曾是他的半個家......

十幾年前,少年陳陽被逐出上京豪門,流落到下江市,為開藥房的養父母收養。

后來的生活、讀書、婚姻,養父母竭盡全力,對陳陽有大恩。

三個月前,陳陽在戰場上時候,養父母同時離奇病死,他們所擁有的藥房也被手下霸占。

等他得到消息,一切都晚了。

“對不起,爸、媽,我回來晚了?!?/p>

“你們放心,這個事情,不管是誰做的?

我一定讓他們下去陪你們二老?!?/p>

陳陽深吸一口氣,眼中盡是寒芒。

像極了過去三年間,他在戰亂地帶征戰時候,殺人盈野的冷厲模樣。

過去三年,陳陽離家服役,血戰沙場,戰功赫赫,更曾孤身混入海盜窩點,生擒國際通緝的大海賊“海王”,震動全世界。

他一直做到“無家戰隊”統帥,獲“戰神”銜。

現在,陳陽駕臨回到他的半個故鄉——下江市。

陳芳剛剛從陳陽冷厲目光中緩過來,遲疑地道:“統帥,還有一件事情......”

陳陽淡淡地道:“講!”

“您的妻子家中,宣稱您已經戰死,您妻子唐婉小姐,被逼著今天要跟一個叫江文的人訂婚?!?/p>

陳陽豁然轉身,猛虎下山一樣的氣勢,壓得陳芳說不出話來。

“好,很好。

我倒要看看,他們怎么在我面前,讓我妻子跟人訂婚?!?/p>

陳陽握住拳頭,冷聲說道。

陳芳趕忙道:“統領,什么江家、唐家,螻蟻一般的東西,哪配您親自出手?”

“只要一天時間,屬下就把他們全部抹去?!?/p>

陳陽搖了搖頭,淡淡地道:“不用?!?/p>

“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把我個人戶頭上的錢,全部捐給病人?!?/p>

他說話間抬起頭,看到發生在新紫金大藥房前的一個混亂場面,那是一個老人正在被推出藥房。

陳陽皺了皺眉頭,道:“你去吧,我有點事要處理?!?/p>

陳芳不敢再多說,目送著陳陽振起大衣,向著藥房外走去。

“求求你,就帶我進去訂婚宴吧?!?/p>

陳陽到的時候,老人破衣爛衫對著一個年輕人苦苦哀求,只換來年輕人的用力一推,他踉蹌后退,差點撞在陳陽的身上。

“??!大…大少爺?!?/p>

老人只是一眼就認出了“無家”帽子遮住半邊臉的陳陽,老淚縱橫:“大少爺,您終于回來,我就知道,您肯定不會死的?!?/p>

“關叔,我沒死,我回來了?!?/p>

陳陽扶著老人,看著他的模樣感慨萬千。

關叔是陳陽養父母從創業時候就帶在身邊的老班底,在養父母忙時,關叔沒少照顧他。

“關叔,你來這干嘛?”

陳陽抬頭看那個年輕人,再看關叔落魄如拾荒的,詫異地問道。

關叔神情激動地道:“大少爺,您夫人唐婉小姐要跟人訂婚了。

我想她肯定是被逼被騙的。

我想去訂婚宴求她不要再嫁人,告訴她,大少爺肯定不會死的,肯定不會的?!?/p>

“我進不去,所以我就求他帶我過去,要來不及了?!?/p>

關叔看向對他動手的年輕人。

陳陽按了按關叔激動到顫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我自己去跟她說?!?/p>

這時那個年輕人吊兒郎當,尖著嗓子喊道:“老東西,讓你走不走,非要吃苦頭是吧?”

“我不是說了嗎?今天是我老大跟下江第一美女訂婚的大喜日子。

你這樣的乞丐也配進去?”

關叔驚恐地看他一眼,又回頭看了看陳陽,這才反應過來,生怕害了陳陽,拉著陳陽的袖子就往外拉,口中不斷地道:“我這就走,這就走?!?/p>

“遲了!”

年輕人過來當胸就是一腳,嘴上還不干不凈的,“老不死的東西,早叫你走不走,非在這礙眼,我看你就是欠收拾?!?/p>

關叔下意識地閉眼,一秒,兩秒,三秒過去,想象當中的劇痛沒有出現,耳中反而聽到一聲“哎呦”。

他睜開眼睛一眼,陳陽擋在他面前,在悠悠然地收回手。

對面,年輕人四腳朝天,屁股著地,正疼得齜牙咧嘴模樣。

“你又是哪里冒出來的王八犢子?敢打老子,找死是吧?”

“你知道我爸是誰嗎?”

年輕人罵罵咧咧地起身。

陳陽拍了拍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塵,淡淡反問:“你爸誰呀?你又是什么東西?”

關叔這下反應過來,再次拽陳陽的袖子,壓低了聲音道:“大少爺快走,闖禍了,他是魏超,他爸就是魏源?!?/p>

陳陽恍然。

魏源是養父母的合伙人,小股東。

在養父母病亡后,魏源弄出一些文件,侵吞了公司資產。

“走?”

“現在想走,晚了!”

魏超獰笑著,一招手,藥房里出來幾個跟班,一個個摩拳擦掌,就準備一擁而上。

關叔急了,使勁拽,使勁推,口中喊著“大少爺”快走,渾然不顧瘦弱老朽的后背暴露在一群跟班面前。

陳陽紋絲不動。

他搖了搖頭,伸手輕拉關叔到身后,一個人面對一眾跟班。

陳陽神情始終是淡淡的,就像撲過來的不是來勢洶洶的跟班,而是一群蒼蠅似的。

對他這個無家統領,一代戰神來說,這些人可不就跟蒼蠅差不多嗎?

反正都是隨手碾死。

就在這時,一輛奔馳S級停到新紫金藥房外。

“魏超,你在磨蹭什么?

江少跟唐婉小姐的訂婚儀式就要開始了?!?/p>

車上下來一人,看著一團亂象,皺眉喝問。

陳陽回望一眼,認出了下車的人正是魏源。

魏源一聲喝,不管是魏超還是那些跟班,全都瑟瑟發抖,跟鵪鶉似的。

魏超連忙趕過去,在魏源耳邊道:“爸,這有人搗亂,我正要轟走他們?!?/p>

魏源看了陳陽一眼,眉毛一挑,陰晴不定。

“這是認出來了啊?!?/p>

陳陽搖了搖頭,摘下帽子,淡淡地道:“魏源,好久不見?!?/p>

“原來是陳陽啊。你沒死???”

魏源大笑,對魏超道:“兒子,認識下,這是咱們新紫金藥業前任董事長的養子陳陽?!?/p>

魏超不屑地撇了撇嘴。

在他心中,陳陽的養父母不過是一對沒用的老頑固,他們的養子,那就是沒用的小廢物。

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魏源眼珠子一轉,笑道:“今天可是一個大好日子,干脆跟我一起過去喝喜酒吧?!?/p>

......喜酒?

陳陽、關叔、魏超,臉色全都變了。

要訂婚的,可是唐婉,陳陽三年沒有見過的老婆。

請當丈夫的去喝妻子的喜酒?

魏源說完,拉著陳陽就往車上帶,關叔想跟上卻被攔住,只能無奈又焦急地看著。

魏超一臉壞笑地在后面跟著,心想:

“就讓你這個小廢物,親眼看著你妻子跟人訂婚,你又能怎么樣?”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搞笑小說
  3. 倫理禁忌小說
  4. 網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頂級戰神或者回復書號2949 閱讀全文

×